編者按
  隨著人口老齡化進程的加快,養老問題越來越成為全社會的焦點。而濟南也已經不再是一座“年輕”的城市,截至2014年1月,我市戶籍總人口為613.4萬人,60歲以上老年人111.6萬人,占總人口18.2%,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
  近年來,我市始終把加快養老服務業發展作為改善民生、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著力點,堅持以居家養老為基礎,社區服務為依托,機構養老為補充,努力推動養老服務業健康快速發展,初步形成了全方位、多元化的養老服務發展態勢。但是隨著全市人口老齡化的迅速發展,快速增長的老年人口使社會保障面臨更大壓力,急劇增加的空巢老人和不能自理的老年人給家庭和社會養老帶來更為沉重的負擔。目前社會所能提供的養老體系仍不完善,遠遠不能滿足老年人的養老需求。那麼,正在“老去”的城市該如何善待老人?怎樣才能避免皓首蒼顏者老無所依?
  養老:
  “請進來”OR“走出去”?
  由於我國傳統文化中養兒防老的觀念根深蒂固,大部分老人晚年更喜歡和子女住在一起,生活由子女來照顧,或者把保姆、護理人員請到家裡來。但近幾年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進程加快,養老觀念正在悄悄地發生轉變,“走出去”到機構養老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現在每個家庭增加的新成員,基本上都是獨生子女,將來獨生子女組成家庭,兩個孩子要同時贍養四個老人,壓力是很大的,所以現在探討如何更合理地規劃養老問題已經非常必要。”家住陽光100小區的市民李先生的觀點代表了很多人的心聲。
  隨著社會的開放和人們養老觀念的轉變,過去“進養老院說明兒女不孝順”的觀念已經被逐步拋棄,“走出去”養老被越來越多的老人所接受,也切實地成為他們的養老需求。但令人尷尬的一個現象是,養老服務資源與社會需求之間存在一定的矛盾。公辦養老機構往往“一床難求”,而民營養老機構卻大量床位閑置。究其原因,公辦老年公寓,因具有“政府背景”而被認為“配套設施齊全、醫療服務水平較高”,床位供不應求。而民營老年公寓,則常被想象成為“只為賺錢”的盈利機構,難以獲得老人的信任,這也是很多老人拒絕到養老院養老的主要原因。
  據市民政局有關負責人介紹,我市首個示範性養老服務機構——“山東濟南養老服務中心”也將於年底前啟用。該項目位於市中區十六里河街道大澗溝西村、興隆山以南,預計2015年完工並投入使用,屆時將提供養老床位約2200張,第一期工程已竣工。此外,平陰縣、章丘市社會福利中心已經投入使用,市中區、槐蔭區、商河縣社會福利中心已經立項並開工建設。今年全市計劃建成10處養老機構、20處城市社區日間照料中心、50處農村幸福院。為進一步鼓勵社會力量興辦養老機構,省、市兩級對養老機構給予床位補助和運營補助。根據規定,對徵地立項新建的養老機構給予每張床位8500元建設補助,對改建擴建的養老機構給予每張床位3000—5000元的建設補助。對收住的老年人,分別按照自理、半自理和完全不能自理老年人每人每年1080元、1320元和1440元的標準發放運營補助。
  模式更新仍在探索之中
  舊的養老模式被打破,可是問題依然存在,那麼就需要有新生模式誕生。“社區養老”是以家庭養老為主,社區機構養老為輔的新形勢,它以上門服務為主,托老所服務為輔的整合社會各方力量的養老模式。“社區養老服務”就是通過政府扶持、社會參與、市場運作,逐步建立以家庭養老為核心,社區服務為依托,專業化服務為依靠,向居家老人提供生活照料、醫療保健、精神慰藉、文化娛樂等為主要內容的服務。但在我國,這仍是一個正在探索中的新生事物。
  目前我國的機構養老,主要以公辦為主,民辦為輔。據常年投資辦理養老機構的濟南一位私營業主介紹,公辦機構比較受歡迎。而民辦養老機構,要麼價格過高,要麼項目少,場所設施簡陋,不能滿足服務需求。更為重要的是,國家目前對養老機構還沒有明確統一的規範,政策支持乏力,配套措施不夠完善。這些問題正是我國養老產業不能快速有效發展的根源。
  解決社會人口老齡化及養老問題是體現著社會文明與科技進步的重要標誌。人口老齡化是在社會發展的大背景下不可避免和無法抗拒的社會事實。正確面對、適應和主動消解人口老齡化帶來的不利方面,有利於國家政治、市場經濟、民族文化和社會生活等諸多領域,並產生積極而重大的影響。
  養老機構也有“入住門檻”
  那麼,是不是有想法,就能入住養老院呢?李先生父親因為腦出血後遺症,平時生活需要別人照料,而自己因為工作繁忙難以顧及,在父親出院後,李先生希望將父親送往養老機構進行養老。為了照顧方便,他特地咨詢了樓下的一家私營的養老機構。
  該養老機構的相關負責人在看到李先生父親的身體檢查的醫學報告之後,婉拒了李先生的要求。“他們說,我爸爸腦出血之後需要專人護理,然後暫時沒有這麼多的護工,所以就拒絕了。”李先生說,自己的父親經過後期的康復治療之後已經基本能夠自理,只是不能做飯,送到養老機構,主要是有個吃飯的地方,能有人陪他說說話,可惜“不夠條件”。李先生稱,大概是因為該養老機構擔心病情複發,不想承擔責任。
  據這裡的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只是接受全部能夠自理的老人,半自理和不能自理的老人暫時不接受,現在唯一一位住宿的是一名退休的老人,全部能夠自理。李先生對記者說:“如果我父親能夠完全自理,我還用把他送到這裡來嗎?本來希望能有人替我照顧一下爸爸,誰料是這麼一個結果。”
  經過記者走訪發現,許多養老機構都存在同樣的問題。並不是想去、繳納費用就可以入住,還要符合養老機構的“條件”。一位從業多年的養老機構負責人表示,老人起碼要夠入住條件才可以,這個條件基本來說就是身體健康,“畢竟我們也要承擔一些責任,老人身體出現狀況我們也很緊張。”
  養老機構五花八門,為總結養老服務領域社會工作實務經驗,提升養老服務領域社會工作服務水平,宣傳養老服務領域社會工作典型,本報今起向社會廣泛徵集關於養老機構的看法、意見以及線索,歡迎市民踴躍投稿。
  ■投稿熱線:0531-82886041■投稿郵箱:334679286@qq.com
  養老護理隊伍應當
  “與時俱進”
  因為曾在街頭走失,而子女們又沒法貼身照顧,60歲的欒大爺被送進了養老院。自老伴去世,欒大爺一直悶悶不樂,也不怎麼說話,家人以為他是想念老伴,後來到醫院檢查才知道患上了老年痴獃症。去年5月,欒大爺乘公交外出時,因找不到回家的路,竟在街上走了幾個小時。“欒大爺的兒子由於工作原因,常年北京、上海兩地來回跑,起初,他兒子帶著他兩地跑,上班的時候就把老人鎖在家裡,後來他兒子發現,每次下班都看見老人坐在馬桶上一動不動,得知老人怕大小便失禁才這樣一坐就是一整天。”該機構工作人員介紹道。讓老人獨自在家,擔心亂用煤氣發生意外;讓他外出活動,又怕走丟。子女們只好把老父親送進養老院。
  其實,像欒大爺這樣被送進養老院的失智老人不在少數。目前我國患此病者已達800萬人,且平均每年有30萬新增病例。據不完全統計,我市約有10%的患者在托老機構。然而,記者走訪多家養老院發現,因為照顧老年痴獃症患者在精力、時間上都要比正常老人多,大多數機構不願意接收這些老人。
  濟南幸福之家托老所是少數願意接收失智失能老人的養老院。該院負責人介紹,他們那有100餘位老人,有近半數的痴獃老人。可托老所的護工多數來自農村或是下崗職工,他們能給予老人很好的生活照料,但在把握老人的心理變化,給予老人正確的認知障礙訓練和心理支持方面,無法和專業人員相比。該養老機構的工作人員無奈地說道,“之前我們也招過護理學院的畢業生,但是她們最多堅持一周就辭職不幹了,像她們這種專業學院畢業生,都認為照顧老人又臟又累,還不被人尊重,倒不如去醫院找個體面的工作。”這也成為托老所最為關註的一個難題。
  政府鼓勵社會力量參與養老
  南辛莊街道老年人日間照料中心設在北街社區,主要為轄區內生活能夠完全自理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醫療保健、專業社區服務、休閑娛樂”為主的日間托養服務。對轄區內60周歲以上生活能夠完全自理的需要服務的老年人免費開放。但由於存在著職能定位不明確、運行機制不健全、發展活力不足等突出問題,該中心迫切需要深化改革。
  “正確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政府和社會的關係,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這就是推行公建民營的一個重要意義所在,今後我們將更多地轉向服務監管。”南辛莊街道辦有關負責人說。記者註意到,無論是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還是山東省最近印發的《關於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意見》其核心內容都是鼓勵引導社會力量參與養老。
  該負責人還表示,“對於老年人來說,通過社會參與、市場競爭的方式,能夠享受到更好的養老服務。公建民營,將進一步加快養老機構服務品質的提升。”此外,該負責人還補充道,公建民營的模式,對於參與養老服務業的社會力量來說,也減輕了投入成本,土地包括建設這一塊的成本由政府來承擔,是一個雙贏的選擇。
  據瞭解,公辦養老機構特別是新建機構應當逐步通過公建民營等方式,鼓勵社會力量運營。同時,還將探索提供經營性服務的公辦養老機構改製。有條件的地方,可以積極穩妥地把專門面向社會提供經營性服務的公辦養老機構轉製成企業。
  (本報見習記者 王楠)
  (原標題:當我們老去時能去哪兒養老)
創作者介紹

ve81vexl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